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关于时事的演讲稿范文精选

2020-11-04 19:26
TAG:

  不知道是酒后驾车打人事件越来越多,还是媒体在“后胡斌飙车案”的背景下报道的此类案件越来越多,让人感觉此类事故越来越多。最近,杭州又发生了一起悲剧。8月4日晚,魏酒后驾驶一辆保时捷SUV,撞倒一名过马路的女子马芳芳。

  像同城的胡斌案,司机身份再次成为焦点。媒体报道强调,29岁的魏是杭州一家公司的营销经理,老板是他的父亲,他也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新闻对此的解释没有问题,但我不喜欢某些媒体在标题中刻意强调“杭州保时捷撞车事故司机的父亲是董事长”。像胡斌案中刻意强调胡斌作为富二代的地位一样,迎合一定的社会情绪,夸大社会断裂,制造对抗气氛,把一起酒后驾车引发的交通事故描述为贫富对抗、强弱对立、社会断裂的象征性事件。

  这个渲染太可怕了。在胡斌的案例中,它被生动地展示了出来。回想一下当初一些媒体的头条:富二代和大学生——赛跑,那是多么让人血脉贲张,多么让人恼火,多么强烈地刺激了大众脆弱敏感的贫富神经,在斑马线上制造了贫富对抗、强弱对立的可怕场面。其实,伤亡人员谭卓已经毕业工作多年,而胡斌是杭州的一名大学生。如果把这种描述按照他的实际身份转换成“一个大学生在公司里开车变成白领”,绝对是另一种反应和情绪,这就说明了这种身份标签的荒谬。

  显然,一些媒体之所以这样描述,是为了迎合受害者在上对贫富差距的想象,他们在利用这种情绪进行炒作。“杭州保时捷撞车事件中司机的父亲是董事长”也是如此,看似陈述了一个事实,实则是在故意强化的偏见,认为“二代好东西少”,“有钱人无情,欺压好人”,散布“酒驾有钱”,“强者肆无忌惮地欺负弱者”的仇恨印象。

  酒驾司机多为富家子弟,其实是媒体选择性强调身份造成的假象。据有关部门统计,近年来,我国死于车祸的人数高达10万,其中相当一部分是由酒精引起的。中国每年都有上万起因酒后驾车引发的交通事故,成千上万的家庭因为交通事故而支离破碎。另据统计,从1994年到20xx年,我国酒后驾车死亡人数平均每年增长7.3%,达到——人。不知道有没有媒体深入思考过,每年上万的酒驾案件中,有多少有钱人犯了罪,有多少是第二代赛车造成的,有多少是宝马造成的?

  不说远的,就说最近各地发生的几起事故吧。成都酒驾导致4人死亡,1人重伤。司机孙伟铭只是成都一家科技公司的普通员工,并没有驾驶名车。5月15日,广州中山路,3人死于严重车祸。醉驾的梁某,是个普通人。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审理了一起案件,来自安徽老家在嘉兴工作的高某酒后驾车殴打妻子.在这种情况下,媒体从来不强调肇事者的身份,因为这个身份没有新闻价值。一旦你有钱或者很有钱,你的身份就会在新闻头条中被强化,留下“富人是无视人命的名车”的印象。不消说,故意渲染贫富身份,进一步撕裂了大众情感,正如胡斌案所显示的那样:既干扰了司法独立,又撕裂了社会情感。

  显然,酒驾不是任何阶层的原罪,也不是任何群体的恶标,而是一种普遍的、均匀分布的恶。每个人都可能喝醉,每个人都可能开车,这将危及交通安全。酒驾只是酒驾者的一种违法行为,对公共安全的危害是酒驾者与社会的矛盾,而不是贫富矛盾。大众的敌人是肆意践踏法律的酒驾司机,不是有钱人,有时恰好是富二代。

  的确,在改革转型时期的中国,贫富差距拉大是现实,贫富对立引发的诸多问题也是客观存在的。但是,负责任的媒体应该报道,用客观的监督来消除这种断裂,理性地引导,而不是用这种情绪来炒作,生怕对富人的仇恨不够,火上浇油。解说员要有一颗善良的心,把尊重规则放在第一位,独立客观理性的判断,而不是被愤怒情绪化的引导去迎合非理性情绪。贫富差距问题需要共同解决,而不是人为渲染。

  最后,回到保时捷撞人事件,我们需要聚焦如何以重罚遏制频繁酒驾,严惩践踏规则者,而不是对撞人身份进行炒作和起哄。这是大众和酒驾的对抗,不是穷人和富人的对抗。渲染与事件无关的情绪,只会转移对现实问题的注意力。

  如果列车在乌鲁木齐盛达林第3天丢了钥匙,当载有526名乘客的D175列车即将从天津火车站发车时,司机和乘客发现钥匙丢了。这趟动车刚从沈阳出发到天津,需要掉头开回沈阳。然而,换班后,司机发现钥匙不见了。火车通过广播动员车上的乘客帮忙寻找,司机和乘客也用手电筒一个个搜了个遍,一无所获。当车上全是钥匙找不到的时候,备用钥匙从北京通过京津城际中转,列车晚点2个小时才重新启动。(据《今晚报》 . 8 . 4)刚交接完钥匙就不见了,于是找了几百名乘客帮忙,最后备用钥匙只好从北京送过来。想想当时整个工作人员的动作和地毯搜钥匙,让人哭笑不得。好在天津和北京相隔千里,钥匙很快就送到了——。这就让人想到:如果火车在乌鲁木齐丢了钥匙,离北京几千里,怎么办?这至少是过去一个月左右铁路上的第四起事故。7月29日,刘娇线日,蓝欣线乌鞘岭隧道发生火车失火,1700多名乘务人员徒步逃生;6月29日,两辆列车在湖南郴州站相撞,造成3人死亡,63人受伤。如果吉焦铁路在去年4月发生了接车事件,铁路上的安全事故会更令人震惊。有些人可能会认为“丢失列车钥匙”不能与上述事故相提并论,因为那些事故已经造成了死亡和受伤等非常严重的后果,丢失钥匙只使列车延误了两个小时。单从后果来看,确实如此;但从这个角度来说,就是灾难的源头。吉焦线碰撞主要是超速造成的,郴州站碰撞是“人为疏忽”造成的。刘娇线“山体滑坡掩埋铁路”引发脱轨的深层原因是相关应急机制不完善,兰新线火灾事件至今没有调查结果,可以反映出一些问题.毕竟,这些事故的发生与“管理混乱”有一定的关系,交接中钥匙的丢失也不一定是“管理混乱”,每次事故发生后,铁路部门都表示要调查原因,总结经验教训,避免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然而,人们看到的事实是,安全事故并没有持续减少,甚至有增加的趋势;与此同时,因重大事故被撤职的干部很容易“返岗”,甚至被分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再次因超速被撤职的济南铁路局原局长耿志秀出任铁道部安全局长后,铁路事故更是频频发生。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当上“安全总监”的,更不知道铁道部为什么要让他当“安全总监”。“火车丢钥匙”只是一个小事故,但也反映了一个大问题。铁路部门要像对待那些重大事故一样对待,以这些事故为鉴,狠抓内部管理,增强安全意识,避免类似事故再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