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沟通视窗:那些年我们忘了说的事儿

2019-04-09 21:23
TAG:

  ——我发给朋友们的链接,是对嘉宾的报名链接,跟会员的链接不同。也就意味着,他从外部链接上看不到我的报名信息。

  于是,我在朋友圈发布信息的时候,除了说明为什么推荐来线下听这位朋友的读书分享,给了一些别人能够辅助判断来不来的资料,还特意在评论区补充说明:自己已经通过另外一个链接成功报名。

  这个朋友,是混沌大学的;混沌大学,是预收会员费的。而邀请大家去听分享的这个读书会,不收会员费,每次分享按次收取;出席才需要摊费用。

  假设我们要对一个人说一件事情,最好的假设,是对方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然后用尽可能简洁的语言把背景交代清楚,帮助别人从“why-how-what”的角度,提升决策的速度和质量,不能因为自己“忘了说”,自觉不自觉地给沟通的对方制造障碍。

  不难想象,即便是讲述“薛定谔的猫”,费曼对我这种物理基本没及格过的人,和对加州理工大学他的学生,用的,一定不会是同一套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