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浙江德清户改:消除城乡差别化待遇

2019-01-07 11:30
TAG:

  那么,户籍制度改革究竟要改什么?改革成本几何?改革如何才能长久?湖州市德清县作为浙江省户籍制度改革试点县,自2013年9月30日起正式取消农业、非农业户口性质划分,全面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德清县当地的干部群众说,德清户改不只是统一标识,而是消除了依附于其后的30多项城乡差别化待遇。在改革成本付出、改革红利获得、改革深化推进等方面,德清用实践为国内大多数县级地区探索出了一条具有多重启示、可供借鉴的路子。

  德清县地处杭嘉湖平原西部,毗临杭州,距湖州与杭州均不超过40分钟路程,几乎形成“同城效应”,城乡差距较小;全县本地人口约43万,外来流动人口16万,外来人口融入本地较早,相处和谐;德清县经济发达,2014年全县财政总收入61.3亿元,地方本级预算收入33.7亿元,有一定可支配财力。德清县的户籍制度改革,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启动的。

  2012年12月,德清县被浙江省确定为户籍制度改革试点县,户改办设在县公安局。2013年9月30日起,德清县正式取消农业、非农业户口性质划分,并实行改革“三步并进”:统一城乡户口登记,取消各种户口性质划分,统一为“浙江居民户口”;分类明确户口迁移制度,明确有合法稳定住所人员、引进人才等7类不同情形的城镇落户标准;完善居住证制度,对流动人口实施积分管理,按其贡献大小等因素实行差异化保障,使之安心就业。

  “如果仅仅把户籍性质去掉,这种改革的结果就是换汤不换药,德清县户改的实质,是消除依附在原有城乡户口性质差异上的不公平待遇,实现公共服务全覆盖。”德清县公安局副局长邱连荣说。县里梳理了同户籍挂钩的33项政策,按照“先易后难、量力而行”原则,对其中时机成熟的32项实行了城乡并轨,同时明确今后出台有关政策将不再与户口性质挂钩。

  在33个事项中,包括城乡医疗、住房、失业甚至交通事故赔偿,在并轨过程中,政策采取“就高不就低”原则。唯一没有并轨的是政府购买养老服务,原因是农村社会养老机构发展基础较弱,但这项工作也计划于今年年底前实现。

  德清县财政局副局长陈肖武说,事权在县级范围的,县里直接调整;事权在县级以上的,县里用财政投入解决。“总之,这33项并轨要符合德清基本情况、城镇基本公共服务配套水平、财力可承受范围。根据静态测算,财政年预计支出需7000多万元,基本上是可以承受的。”

  武康镇五龙村是一个城中村,2000年的时候由五龙村和新龙村合并而成,总人口1860人,下辖19个村民小组。2014年,63岁的村民姚永娥在家中突发脑溢血,被送往浙江省人民医院,医药费花了将近85万元,自己承担了大概12万元多。村沈夏林在五龙村工作了26年,他说,过去像姚永娥这样的家庭,靠种田收入根本看不起大病。如果家里有人生了大病,因病至贫的可能性很大,没有医保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承担不了高昂的医疗费。

  不少人认为,户改涉及面广,成本高。德清县财政局曾测算过改革影响公共财政预算支出的情况,为拉平城乡就业、低保、医保等各方面的差别,预计年影响财政支出7660万元,但从改革实践看来,两年间实际发生的支出增加仅2770万元。

  在7660万元支出中,原来预计的最大头是住房保障。户改使经适房和廉租房对象扩围,从原来的只保障非农户口,到变成全保障,财政部门预计年潜在影响财政支出2700万元,甚至担心不可控。而实际上,两年内只发生了1起新增保障支出,实际增加的财政支出可以忽略。“因为我们兼顾政策公平,规定农村户口享受到了宅基地政策,就不再享受城镇居民住房保障政策。标准严了,入围对象就少了。”德清县建设局总工程师王赛翔说。

  让改革红利惠及各方,是改革大旗能扛得久的重要保障。为此,德清县积极推进产权改革,先确权,再户改,保留农民的合法权益。

  据德清县农办农村改革指导科科长何汀源介绍,他们对全县农村土地或山林的承包经营权进行确权登记,发放承包经营权证、经营权流转证;完成村经济合作社股份合作制改革,把村集体净资产折股量化到每一位社员,允许依法继承或在本社社员中转让;开展农村宅基地使用权、农房所有权确权登记发证,在此基础上推进农业担保、林权抵押、农房出租和抵押试点等工作,建立县农村综合产权交易中心,让“死产”变“活权”、“活权”变“活钱”;明确进城落户的农民继续享受农村居民计划生育政策、征兵入伍条件等。

  在武康镇五四村村委会大厅,一块巨大的电子显示牌上滚动着全县的各类产权交易信息。村委会主任阮建强说,现在村集体资产量化到每位村民身上,大家都成了“股东”。股权证加上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土地经营权流转证、宅基地使用权证、房屋产权证,可用于直接到银行办理抵押,不需再提供担保。

  48岁的农民陆建国,一家5口在镇上住着小别墅,生活无忧,他们就享受到了改革带来的在银行方面的便利。早在2011年之前,陆建国一直在当地矿上工作,后来矿场关停,他又转型养殖青虾。原先承包农田去银行,要找人担保,而且月息8厘多,但自从村里对他们家的房子进行确权,办了房产证和集体土地使用证,银行工作人员告诉他,有了房产证就可以抵押,不需要再找人担保,月息只要5厘多,比原来有担保的利息便宜很多。陆建国凭借房产证成功向银行25万元投入到59亩地的青虾养殖中,解决了饲料等燃眉之急。“现在农村的房子和城市里的房子一样值钱了,可以抵押,自己也可以交易买卖。”陆建国说,“农村土地(林地)承包经营权、村集体资产收益权、宅基地这三项权益进行确权之后,取消了原来户籍的划分我们也没有后顾之忧,农村的利益都保留了下来,还能享受城镇的利益。”